吴晓波:2015年是危机感最深重一年

吴晓波:2015年是危机感最深重一年 圈层经济给企业带来冲击

2015年12月23日,新浪新闻于上海正式发布年度战略报道项目“升级中国”,发布会邀请重量级嘉宾进行精彩演讲,分享与参与时代巨变。知名财经作家,蓝狮子财经读书出版人吴晓波也出席此次发布会,他从企业如何转型升级的视角切入,为大家带来主题为“2016,转型巨变,升级中国”的演讲。

以下为吴晓波的演讲实录:

很高兴来参加新浪的活动,刚才听张老师的演讲,一直非常的入神,因为每次听他讲课都可以从时间和空间两个轴看到中国的宏观经济在什么地方,未来会有哪些可能性。接下来我从微观层面谈谈对中国的产业变革和升级的看法。

今年一年年底已经到了,其实过了很忙乱,有一点焦虑,因为今年中国在产业层面发生的冲击和徘徊非常大。我今年一年大概超过一半的时间在各地做企业调研,碰到很多老朋友,去看他们进行的实验,很多都在不确定中。我有很多60、70后的朋友,在今年、去年这两年中他们感觉变化非常快,从金融、服务等等有大量的变化,使得大家有一些猝不及防,同时又很多新的模式、工具和能力正在逐渐的被培养中,所以新浪提出升级中国确实契合了国家变革的一种方向。

我今年4月去北京参加过一个座谈会,碰到了我的一个老朋友,我在过去的20年里面去他的企业去过3次,4月份以后我说6月份再去看,6月份去海尔又呆了3天,这家企业已经创办了31年了,他向总理回报的时候说我现在是全球最大的白电企业,他有8万的产业工人,在全国有3万家连锁店。

所以30年来海尔靠的是中国最精良的产业工人和销售网络,但是这两个网络已经成为了负资产,过去海尔裁员了2.6万人,海尔以前还向员工承诺所有你的工作和生活,包括你子女和父母在青岛,出去你生病的话都可以替你报销,但是到2年前就开始大规模的裁员,还是进行产业变革,所以和总理汇报说海尔在进行很大的变革。其实他所面临的情况应该是大型制造业企业面临的共同的情况,这个企业现在很多方面,比如说接我的时候是一个司机,接完以后让我签字,我说签什么字,他说我现在已经和海尔脱钩,现在是一个独立外包的公司。

我去到海尔还是那个厂区,但是他里面有很多的园区,它原来的科技有12级,现在整个的大海尔是3级,一个是平面,中间是小微,下面是创客。其实他的产业链部分甚至和海尔没有什么很大的关系,我去之前可能是想是不是由海尔内部的产业裂变出来的。

比如说有一个做笔记本电脑的公司,从品牌到生产线到研发都和海尔没有关系,只有两个有关系,创业核心团队是海尔人,第二个初创投资的第一部分的天使投资是海尔资本投的。内部你看到有很多的融资租赁公司,有农业公司,家居公司等等裂变出来的都是这样的形式。所以这个企业现在所做的自我革命,或者是自杀重生式的变革,在中国的制造业都是非常的极端。

我去了海尔以后去了苏宁,然后去了美的,这三家企业的负责人都说了一句话,无论是谁,我们今天说面临的产业变革在全球范围内都已经没有对标物,这个是我们观察中国企业20年来第一次看的现象,因为我们之前是叫跟进战略,早期有很多的日本公司、美国公司,他们的产业技术都已经完成了市场的转变,所以我们中国有一句话叫做模仿是最大的创新。

所以我们有很多的投入,知识产权的薄弱,造成我们的成本和规模造成了一种后发超越式的成长。所以现在海尔怎么变,美的怎么变,没有人可以教我们,这是一个重大的压力。

在制造业领域里面,我觉得2015年是中国制造家企业朋友们最谦虚的一年,因为大家面临互联网的冲击,免费消费的升级在内心并没有很大的认同。我记得在去年的时候还在讨论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对整个的消费升级没有很大的认知。但是2015年一方面整个经济发展的停止,进入到中速的新常态,第二个方面因为通货紧缩,因为消费的低迷,再加上互联网,所以大家脑子相对来说是比较清楚,也感觉到危机的到来,所以今年是危机感最为深重的一年。

在中小企业领域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大规模的创新,还是令人非常的振奋。所以未来中国的未来可能是大型制造业的小型化,在人力资源背景下的一个小型的空间。第二个是成为中小企业向前突围的一个主力军。

我写《激荡三十年》的时候我看过一个资料,第一次提出转型升级的概念是在98年初,因为那个时候国内发生了产能过剩,但是很长时间里面这个词汇是被大家所遗忘,因为98年以后有一个外向型发展,所以我们仍然通过成本规模优势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一个比较大的成本。今天大家终于感觉到转型升级是一个比较新的话题。

一个是大型公司的组织能力创新能力还是衰竭,特别是专业公司的能力大幅度提升。第二个大家都知道互联网+,就是信息化的手段改造企业内部的流程和消费者关系的改造。第三大规模生产变成定制化生产。

在今年有一个汉诺威展会,有一个香水,还有一个很大的是一个玛莎拉迪的汽车。西门子说你可以在他的展台前定义这瓶香水的款式,可以写什么字,可以要求里面香水的香型是什么,西门子可以为你做什么。玛莎拉迪可以定义音响,后箱盖多少。这是在今年年初中国很多企业家感到非常惊艳的事情。但是今年你再去看的时候,中国已经有很多企业都可以做。

上次看到有一个3D西装生产线,一个礼拜可以为我一个人做一件西装,现在这个生产线一天可以接2千-3千的定单,这个工厂的老板是一个1979年出生的女士。这个是我们在顺德找到的案例,顺德是家具生产的地区,生产的家具非常差,也有一些企业的增长量达到60%,他们开始定制化生产家具,我到他们的企业看,他们有很多的机器人。

我们在海尔看到景象是,海尔的洗衣机车间一年做8万台洗衣机,是华北最大的一个车间,是这个面积的4-5倍,整个厂房的工人只有1个人,是一个完整的黑灯车间。地上有一些面板,你可以选择洗衣机的款式,选择他的容量和颜色做自定义。我们看到冰箱和洗衣机的展台,在接受访问的时候都问过一个问题,我们的张主席给我们下了一个任务,让我们想清楚什么是洗衣机,什么是冰箱,我听到这个问题很吃惊,同时在生产的时候就想能不能生产出一台不用压缩机的冰箱,我到冰箱的车间去调研的时候他们在研究能不能生产出一台不用洗衣粉甚至是不用水的洗衣机。

大家对互联网的到来有了一个很深刻的认知。我们今天讲的是升级中国,我写过一篇文章是在日本买马桶盖,为什么在飞机上的一个随笔能够引起那么大的反响。我觉得有一个问题是去日本买这些日化品的中国消费者,我认为是这几年在中国地区出现的消费者,他们是中产阶级,他们是理性消费者,他们愿意为好的性能买单,他们不太相信广告,而相信口碑。所以今年从马桶盖开始,我们看到是以80后为主性能偏好者逐渐成为某些商品的消费主力军。

所以我在我的微信公众号里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尝试,就是写屌丝经济。还有一部分是双十一,双十二,还有一部分是中产阶级,中产阶级大概是1亿多人,但是1亿多人不断增加,而且这部分人支撑了中国服务业的消费端,所以中国的供给侧改革或者供给错配是被价值控制,中国的消费者一致认为花很低的钱可以买到很好的商品,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觉。

所以只有通过成本的下降和规模的扩大,和做很多的概念来欺骗消费者。但是随着中国的消费人群向中产阶级消费者的层数以后,制造者本身的价廉物美,成本低廉的逻辑被打破了。所以在中国买不到好的奶粉,好的电饭煲。甚至我在中国有一个很大的体验,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在中国买不到一个好的毛巾,我买了毛巾要么是褪色,要么是拖丝。我到日本以后大概花30-40就可以买到一条很的毛巾,所以这个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不是没有钱,我们不是不愿意为质量买单,而是因为制造业领域里面长期形成了这样的一个概念。

我买了毛衣洗过两次以后就短了,所以就是制造业没有办法提供一个好的产品。所以在这个层面上我对中国制造业未来的转型升级有一个很大的信心,就像刚才张教授讲的那些低质量提供劣质商品的企业应该迅速离开中国,应该被强制性的淘汰,其实他们不是僵尸,他们合乎基本上就是中国制造业的负能量,那些可以优质的企业,好的企业在未来的几年内就是一个大规模的淘汰时期。

在这样的环境下,所谓的新旧制造业之间跟各位所做的行业没有任何的关系,而在于你的这些元素、定价逻辑、消费者关系、核心技术突破有没有形成自己的能力。所以在我看来中国是没有什么新旧之转,有的就是要素变革有没有完成。

在服务业转型的态势也非常明显,就是在过去2年内非常强调的互联网+的变革,4年前大家可以看到团购大战,是对互联网行业的第一次冲击,完成了巨大高消耗,高资本的模型。再接着就是O2O变革,今年互联网O2O的并购非常多,比如说嘀嘀和快嘀,58和赶集合并,上个礼拜微票和格瓦拉合并,当这些合并出现的时候我们用了2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互联网+,这个转折点已经出现了。因为今年2015年最大的乱向就是P2P。

去年7月份开始中国每一个月有100家的P2P公司诞生,服务业的转型我认为这次互联网的冲击变得很快,从南京路开始价格下降的非常大,冲击非常大。对社区场景的变化带来了一个很大的变革。今年以来我们看到有两个景象非常有意思,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享受过一个服务,就是请一个厨师到家里来,这个就是共享经济。还有一个是能够把中国优秀的制造业和存量资本进行一个大盘货。

中间这个案例是2013年10月份,中国有一个人开始在过去的2年里面在中国做百货店,2年里面到今天大概做了2500个百货店,他在中国找了5000多家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的外贸企业,都是做最好的外贸的,我到他的店了看一个女生用的口红卖10块,还有男生用的香水是35块,几块钱的铅笔,基本上都是中国最好的外贸供应商,向他们进行集中采购。另外他到全国各地做路演,说老百姓你手上有闲钱,你到这个城市里租一个最好的商铺,你把它装修好,我把这三四千万种的小商品到你的店里来。所以他使得中国的制造业和消费者之间的渠道成本归于0,只有他一个。

我做他的案例的时候,我写完那个稿子第二天发的时候,我发一个微信给这个企业家,我说你现在把你电脑上今天刚刚收到了当天的销售额发一个手机截屏给我,最大的一个店在北京的王府井是13万左右,第二个在上海的南京路大概是12万。我认为这种模型可能是未来中国制造业或者是传统制造业和服务业抵抗虚拟经济的一个重大的一种办法,就是我们通过大数据,它商品里面的产品是23天更换一次,传统的企业是4个月,所以背后就是他有一个非常大的数据平台。

还有一个案例是手机端,它可以在手机端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谈了很多的供应链,通过手机的方式,比如说这个手机里有一个产品是卖眼镜,和亚洲最大的一个眼镜公司做合作,我们知道眼镜卖的非常贵。眼镜店的销售模式非常陈旧,从近视眼到散光等等,所以一个眼镜店需要这些功能的话需要27平米,然后眼镜店的人又非常少,毛利率很低,眼镜价格又很贵,那么通过互联网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手机有一个3D实景,你就知道你适合什么样的眼镜。

在这个平台上做一件阿玛尼的衣服,你还无可以在上面刻字。这种厂商直供的模式在未来会越来越流行。它可以把中间的环境都扁平掉,直接接触到客户。所以那些没有办法提供优质商品的制造商会被大幅度的淘汰。

今年我们看到的一个景象是圈层化的特征非常明显。我第一次知道中国有一个小孩叫鹿晗,大概85%的人是不知道这个孩子的,今天大家可能有很多人知道TFBoys,今天有一个流行词叫“小鲜肉”。因为我们的习惯和价值观在生活和消费环境中,我们看的电影和消费和80、90、00后有很大的区别,就是圈层经济在今年对制造业、对消费企业都会带来很大变化的冲击。

我前两天刚刚从深圳回来,我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面去深圳机场经常可以看到一个广告牌,说某某家具,广告语是60亿人的选择,我每一次经过那个广告牌的时候我都在笑,这就是几年前的服务。今天随着圈层化、小众化、社群化模式出现以后,我们未来提供的商品是不需要讨好所有人,我们只要为100万人、2千万人服务就可以了。其实大众品牌大众消费在中国已经不存在了,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有可能出现在过去20、30年来形成所谓在中国品牌榜上看的品牌都会消失。

我到海尔调研的时候,他们做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到京东做首发,京东问他是什么品牌,他说是海尔笔记本,京东说我们认为海尔是一个白电品牌,而且是一个很老牌的品牌,而且你做的电脑是为那些重度游戏者的电脑,他们对海尔没有任何的印象,如果你们用海尔的话就没有办法帮做首发,所以海尔的人非常愤怒,但是过了两天又回来的,改了一个名字叫雷神。而在这个领域里海尔的价值就是0。

所以圈层化的变化为未来的产业创新和服务创新提供了一个很大的可能性。所以新旧消费的理解对你提供的服务没有什么关系,而有关系的就是你的元素有没有实现一个自我的替代。再接着在金融行业,金融行业的转型也非常大。2年前银行在说互联网银行和银行的互联网化,今天无论做什么如果和互联网没有关系的话大概没有任何的机会。

我昨天参加了平安的活动,他们说到一帐通的服务,也就是通过消费者帐户管理就变成一个新的金融服务的入口,他推了一个产品叫做金融旗舰店,去年阿里做过一个产品是你在阿里的P2P平台上,只要是做外贸的人,1美元的外贸可以给你1块钱人民币的贷款,不需要抵押。

我来之前在阿里做的调研,他们现在做了一个产生叫一达通,做了一个和支付宝类似的产品叫信宝,所有的交易数据进入国家提供的综合跨境电商平台上,最后这些大数据会反响出现很多金融服务和外贸服务,这些变化在两年前都是难以想象的,所以金融业在今年和明年都会遭遇到一个比较难以想象的状态。

我们对中国的经济未来,在宏观层面会怎么样,但是在未来深度调整我认为非常必要,中国的很多传统企业实在是没有存在的必要,他是不是可以保证充分就业稳定是另外一个话题,但是在产业层面发生的变革和颠覆是非常巨大的,而且在这个层面上是整个60、70后为主的企业家,整个阶层遭遇80、90后的冲击,和一个工具的替代,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产业革命的替代性的变革才刚刚开始。

我的演讲完了,谢谢大家!


国防大学考试看反腐制度设计

国家开展强力反腐以来,有一个现象引起了各方关注:即不出事也不做事。这个问题不解决,反腐的意义和作用就会大打折扣。国防大学的考试改革直接间接关照到这样一个问题,为了避免集体懈怠,除了考试切断一切利益关联,还在评价系统上作了调整,也就是考试结果只是优秀和良好。


谁能救得了被冤枉的岳飞?

彭树华,建国初毕业于广西大学法律系,新中国第一代法官,从事刑事审判近四十年。审判日本战犯时,他是太原特别军事法庭秘书。1980年代曾任最高法院刑庭庭长。审判过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案。退休后他写了本书《潘汉年案审前后》,把他们作为法官做的亏心事,写了出来。


孩子,我真该带你去海南

海南归来心绪难平,个中既有对海南碧海蓝天的不舍,也有对内陆自然环境的担忧;既有对民众健康的忧虑,也有对下一代的亏欠——灰沉沉的雾霾天里,我年仅两岁的可爱女儿,正在小区楼下奔跑嬉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看不见的浑浊,并且一脸欢快、全然不知。


卢旺达大屠杀依然迷雾重重

尽管卢旺达的和解进程和近年来的发展成就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肯定,大部分卢旺达人也不愿意再提起那场悲剧。但着并不意味着人们应该放弃对真相的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