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轴线天桥处两座仿制石碑被指字太丑(图)

专家认为,新碑(左图)上的“三”字有点圆,缺少起承转合,不如老碑(右图) 摄/法制晚报记者 崔毅飞
专家认为,新碑(左图)上的“三”字有点圆,缺少起承转合,不如老碑(右图) 摄/法制晚报记者 崔毅飞

法制晚报讯 (记者 崔毅飞 王妍 王田新闻观察员 孟国忠) 去年年底,北京中轴线上的景观建筑——天桥景观建造完工,新天桥景观两侧竖立着仿制的“乾隆御制碑”和“正阳桥疏渠记碑”。

近日,有市民向《法制晚报》记者反映说,仿刻的碑文与真迹相比,字体丑陋,与真迹的水平相去甚远,乾隆皇帝御笔的雄浑霸气荡然无存。对此专家认为,与老碑对比,仿碑的碑文字体法度欠佳,形神皆失。

记者探访

天桥仿刻手书 被指难看

新建的天桥景观位于前门大街与天桥南大街的交会处。昨天下午,记者在其东西两侧看到了这两座石碑。

这两座石碑的真品,“乾隆御制碑”现在置于首都博物馆门前,“正阳桥疏渠记碑”藏身于红庙街78号院内。对比新老碑文,记者发现,新碑刻字明显偏瘦,不够饱满。老碑文笔触饱满,虽说历尽沧桑很多文字已经模糊,但仍难掩其稳重雄浑。

记者现场采访了10位市民,当他们看过石碑上面的刻字后,都称很难想象这是乾隆御笔手书的仿品。

专家观点

仿刻字体法度欠佳 难现神韵

昨天下午,中国书法家协会展览策划人张利国说,新碑“法度欠佳,厚重感差一些,气势弱一些”。

张利国告诉记者,老碑是标准的楷书。以左起第二列的“三”字为例,老碑的“三”字笔锋有提按顿挫,有起笔有收笔,有棱有角。新碑的“三”字有点圆,缺少起承转合。

此外,新碑感觉是后人临摹后通过机器雕刻的,无法再现老碑的神韵。

专家说,古代碑刻是先将写的字裱贴到石碑上,然后进行人工雕琢,所以老碑更加厚重。现在碑刻一般是电脑和机器配合制作,碑刻的提按顿挫、起承转合无法照顾周全,作品比较“死”。

U形下凹变成V形 形神皆失

今天上午,就天桥新老石碑的刻字工艺,记者又采访了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副研究员、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刘卫东。

刘卫东指出,原碑刻字的下凹呈现“U”形底,深浅一致、圆润饱和。仿品则变成了“V”形底,且深浅不一,造成视觉上细碎凌乱。

另外,刘卫东认为,仿碑打磨得不够平整。

同时,老碑四周的云纹都形似精美的如意,游龙浮雕动态优美;而仿碑的云纹毫无如意的形神,游龙毫无曲线之美、非常的生硬。

刘卫东介绍说,新老石碑相差几百年,仿品的刻字、浮雕要达到逼真的效果。让普通市民一眼就看出是仿品,说明仿造得很粗糙。

官方回应

电脑人工配合制作 花费近八百万

面对质疑,昨天下午,负责两块新碑制作的北京市文物古建工程公司经理李永旺回复《法制晚报》记者称:“字肯定没有问题。”

李永旺介绍,刻字的人是公司的石工,新碑上的字是用拓片一个个拓下来,经过电脑修复调整比例,再把拓片放在石头上粘好,用复写纸把字描在石头上,最后才下锤子刻的。两块碑的价格全部算下来将近八百万,包括上面的字和纹饰,用时4个多月。其中石料选定、浮雕纹饰等加工都经过了认定。

面对质疑,李永旺说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咱们的碑是新碑,本身也是复制品,年代就差着两三百年,肯定会有不一样的地方。”

史海钩沉

乾隆御制碑,碑身四面刻有乾隆正楷手书《皇都篇》和《帝都篇》,是研究北京历史文化的重要实物文献。

正阳桥疏渠记方碑,碑文为乾隆皇帝御笔楷书,记载了治理天桥南河道工程的经过,对研究北京的地理和历史变迁具有重要价值。

文/记者 崔毅飞 王妍 王田新闻观察员 孟国忠

(原标题:天桥仿碑 被指字太丑 俩石碑花费近八百万 位于北京中轴线景观建筑两侧

为乾隆手书仿刻 专家称难现神韵)

(编辑:SN094)